廣告

二戰日本老兵口述“女人游戲”

西陸

【導讀】我已經到了肝癌晚期,我一直想說那件事情,我也一直不敢說因為我還有一個兒子和孫子;我不論從自私的角度還是顧及面子的角度,都使我不敢輕易講出來。人們理解我,說我能夠到死懺悔,不理解我的,肯定會指著我的后代說是罪惡之家。其實,我每走到靖國神社,都不敢進去,一是怕他們看出我的心虛,二是心里感到嘔吐;我知道,如果當初戰死,也不配到這里占一席之地的。

二戰日本老兵口述“女人游戲”

我已經到了肝癌晚期,我一直想說那件事情,我也一直不敢說因為我還有一個兒子和孫子;我不論從自私的角度還是顧及面子的角度,都使我不敢輕易講出來。人們理解我,說我能夠到死懺悔,不理解我的,肯定會指著我的后代說是罪惡之家。其實,我每走到靖國神社,都不敢進去,一是怕他們看出我的心虛,二是心里感到嘔吐;我知道,如果當初戰死,也不配到這里占一席之地的。

展開全文
牛牛冒险岛